络茄网

君联资本新一期65亿人民币基金也将募集完成

发布时间:2019-02-01 19:59:43   来源: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0
有关报道:近期,君联资本新一期65亿人民币基金也将募集完成。
继药明康德之后,A股CRO(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市场迎来了重量级选手康龙化成。
2019年1月28日,被称为药明康德最有力竞争对手的康龙化成成功登陆A股。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再下一城,这也是君联资本2019年的第一家所投企业上市公司。
截至目前,过去10年间,君联资本募集并管理的四支人民币基金超过1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成立的君联资本新海基金,3年间投资了13个项目,目前已获得7个IPO,其中即包括了药明康德、宁德时代、康龙化成等知名企业。这支基金也被视为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向投中网透露,近期,君联资本新一期65亿人民币基金也将募集完成,这也将成为近一阶段市场上募集完成的最大规模人民币基金。
六次押注康龙化成
截止1月31日,经过连续涨停,康龙化成股价为14.67元/股,市值达96.28亿元。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康龙化成与君联资本的关系,“长期的事业伙伴”再适合不过。
自2015年拆除红筹架构到如今A股上市,康龙化成的每一步成长都与君联资本密切相关。
2004年,曾任美国Advanced SynTech药物公司化学部主任的楼柏良及楼小强兄弟创立了康龙化成(北京)新药技术有限公司,在组合化学、药物化学、有机合成化学等领域为全球制药公司和生物制药研发机构提供一系列全方位的新药研发外包服务。2006年,Boliang Lou在开曼群岛设立康龙控股,搭建了红筹结构。
2007年,君联资本第一次领投康龙化成,此后几轮融资一直押注。包括2015年康龙化成红筹构架拆除,君联资本都是主导投资人之一。
2015年,君联资本与康龙化成的管理层商量后达成一致意见,将康龙化成的境外结构变为了内资结构。
“从2015年年中酝酿重组开始,康龙化成已经将未来规划得很清楚了。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始终是康龙化成管理层最信赖的投资人。”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宏斌向投中网表示。
“只要君联在,走哪条路我们都敢。”康龙化成董事长楼柏良曾说过的这句话,让周宏斌记忆犹新,很受感动。
在李家庆看来,康龙化成之所以如此信任君联资本,更是因为康龙化成还在“初创期”阶段的时候,君联资本就与其站在了一起。
十余年的并肩,可以说相得益彰。
2007年,君联资本第一次投资康龙化成时,其收入只有400万美元左右。康龙化成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为20.36亿元,这意味着康龙化成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实现了接近100倍的成长。
而康龙化成对于君联资本的医疗投资布局也影响深远。
据投中网了解,康龙化成是君联资本出手的第一个医疗项目,甚至为君联资本后来投资药明康德也提供了经验借鉴,成为君联资本在医疗服务领域投资的一个“根据地”项目,为君联资本后来的新药投资带来了很多资源。
“康龙化成是君联资本在医药领域投资的起点。通过跟其管理层不断地讨论公司的发展,使得我们充分了解了医药领域的很多东西,比如新药研发的规律、路径等。可以说,康龙化成给君联资本带来的帮助比我们带给他们的帮助要大的多。”周宏斌认为。
谈到当时投资康龙化成的投资决策,周宏斌介绍,“CRO行业不是一家通吃的行业。当时选择康龙化成收入规模在行业前十名,拥有优秀团队,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标的选择。”
如今来看,康龙化成其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第三名,收入增长超过百倍。李家庆表示:“康龙化成是君联资本从IT投资扩展到其他行业投资、由一家聚焦单一领域的投资基金走向综合性投资基金的第一步。从康龙化成投资起步,君联资本医疗投资逐渐扩展到医疗服务、生物技术、医药和医疗器械等细分领域并投出了多个龙头项目。十二年来我们和康龙是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10年募集四支综合基金规模超百亿
从2009年算起,君联资本管理人民币基金的历史已整整10年时间。这10年,实际上也是国内人民币基金快速发展的10年。
纵观过去十年整个人民币基金市场来看,李家庆认为能够完成“10年时间3支基金募集、两支基金退出”基本要求的机构在国内可能不超过10家。
这10年间,君联资本募集并管理了4支人民币综合基金,分别于2009年、2011年、2013年及2015年募集,管理规模超过100亿元,除此之外还有包括新海基金、医疗基金、文体基金等早期及成长期专业基金。
除了君联资本的四期人民币综合基金,2015年成立的新海基金更具有典型意义,这支基金也被视为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该只基金投资了13个项目,3年时间已获得7个IPO,其中即包括了药明康德、宁德时代、康龙化成等知名企业。新海基金在君联内部被誉为其进阶的标志,是其过去6年(2008-2014年)积累的所有经验的大练兵,也是一次集中爆发。
“具体表现为:一次性完成13个项目的‘射击’、融资额从一贯出手的7、8千万瞬间提升到了2、3亿元甚至更高。”李家庆向投中网介绍。
在李家庆看来,君联资本取得这一成绩的背后,正是真真正正地将管理基金当成了一个事业在做,要对每一支基金的LP负责。
相对于如今市场上,一些人民币基金断崖式的下跌,李家庆认为,并不在于基金子弹供给不充分了,核心原因是不少人民币基金对行业缺乏敬畏,“其结果导致,在该交成绩单的时候这些GP都交不出来。这样的情况下,LP怎么还会敢再次下注?”
“事业化”而非“生意经”
李家庆认为,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之所以10年间取得良好成绩,正是得益于君联资本的“事业化”而非“生意经”。
首先,君联资本一直坚持系统性的投资布局和积极主动的增值服务及投后管理,这一点,对于人民币基金投资来说尤为重要一些。
李家庆表示,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本身就更强调系统性,不能赌单一项目或者靠一两个明星项目覆盖所有项目的成本与收益。“美元基金可以赌赛道,但人民币基金的玩法却不能凭撒网和运气”。
他同时强调,在人民币基金方面,能不能做好投资后管理与增值服务非常重要。比如被投企业的人力资源、客户关系、团队建设、企业文化等。一直以来,君联资本坚持积极主动的增值服务和高质量的投后管理,其价值也在为所投企业价值创造的过程中得以体现。尽管2018年外部环境恶劣,君联资本依然能够有12个被投项目IPO的成绩,其中5个项目在国内A股市场成功IPO,位居投资机构2018年A股IPO排行榜首位。
其次,充分配比好基金属性与项目特性,做好投资组合。周宏斌认为,这是君联资本在退出端表现出色的重要原因。
他指出,目前市场上人民币基金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人民币基金属性与项目配置出现错配,比如高风险项目本该对应的是美元基金和海外资本市场,却用人民币基金大量投资,最终项目再融资或者上市会出现困难。二是,不少人民币基金投资的项目本身并不出众,这样一来在外部环境受到冲击的情况下极易变成问题资产。
“君联资本在出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严格的战略执行与配比规划。比如,哪支基金、哪个赛道、哪一年、哪个项目、哪轮进入……如此种种才能保证其在既定时期内收到既定的项目回报从而产生收益最大化。”周宏斌表示。
李家庆认为,早期基金的投资方要承担对项目方教育的责任,如果项目的早期融资没有结合自身架构去选择币种融资,那项目到后期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之大。
“很多独角兽项目会因此而受影响。比如已经有好几十亿美元等值人民币估值并用人民币基金融资的企业,后续可能会面临美元基金投不进去,人民币基金又无法在如此高估值下接盘的尴尬,上市可能上不了,不烧钱又活不下去。”李家庆说。
第三点,团队制胜与激励机制。一直以来,君联资本思考最多的还是人与团队。
李家庆向投中网表示,君联资本内部秉持全员分享投资收益的理念,甚至每一位新入职的员工也能享受到君联历史上每一支基金的投资收益,哪怕这支基金与新进员工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一两个人的生意”。
据投中网了解,目前为止,君联资本的主要核心骨干或者中层以上的业务团队都已是君联资本的股东。李家庆说,君联资本希望能够培养出不同代际的人才梯队,从而能够长期保持一流的回报、不断培养优秀的人才。
李家庆并不认同“投资本来就是高强度依赖个人的”这句话,过去君联资本几十家的IPO都是团队协作创造的,君联资本20多位合伙人均在不同成功项目中发挥主要作用,并不是依靠某一两个明星投资人。
李家庆进一步解释说,君联资本非常鼓励年轻人能够参与到对项目管理的过程中,因为越参与项目管理越能深刻体会到一个企业管理起来有多不容易。
他也强调,人民币基金成绩的取得,也得益于之前美元基金的经验积累。“君联资本的人民币基金之所以能够打出如今的成绩,与之前七年美元基金管理经验分不开,同时根据人民币基金的投资主题,同国内二级市场的风险与投资偏好相结合系统设计的战略打法。从成立人民币基金伊始,君联资本就意识到人民币基金不能完全依赖美元基金的战略打法,要既有延续,又要结合人民币基金的特性,才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2019投资节奏将变缓
投足单一项目
尽管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在过去10年成绩斐然,但李家庆认为,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生存,投资依旧还得小心谨慎。
在李家庆看来,目前国内经济已经到了结构性调整的阶段,而不是在搏增量。他表示,如今资本市场又到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甚至还不知道石头在哪里。过去的经验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包袱,一级市场照样会“杀白马”,尤其不能在这个过程中自以为是。
在此背景下,李家庆表示,君联资本人民币基金2019年的整体投资节奏相比前两年(2017、2018)会慢一些,重点强化项目的投后管理和退出,以及队伍培养。
李家庆说,“我们要为下一批人做好准备,要确保他们在五年或十年之后有发挥能力的机会。不过,今年(2019)的出手节奏也不会慢太多,从数量上来讲肯定要慢一些,但单项目的投资金额会放大,项目标准提高了之后我们要投足资金当量。”
李家庆认为,同时管理美元和人民币基金的GP在未来的生存能力会更强,而如果没有相对长历史、没有管过美元基金而只是利用红利套利型的人民币基金大概率会出现问题。

(编辑:冉一方)

评论用户:络茄网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站保持中立。